今天梦见oner了吗

这里酒窝,坤音乱炖,(卜洋是信仰)卜洋玩家。万能人和橘妹双重属性,注意避雷啊!啵啵啵啵!

极(上)

☞圈地自萌 禁上升

☞大概会分成上和下

☞xxj文笔

✔感谢 @一颗丞味糖.  啵啵虎牙老师!

——

木子洋再次见到卜凡时,他站在舞台上光芒万丈,脸上有着这个年纪的少年该有的光彩,享受着无数的掌声和赞美。

卜凡并没有发现木子洋在台下的身影,毕竟他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全身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我的少年就应该这样耀眼吧。”

一年前木子洋顶着莫大的压力和关注宣布退出坤音,随后的一年杳无音讯。

卜凡低迷了很久,整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知道训练,也不知道吃饭,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靠烟和酒吊着命,瘦了十几斤。

窗帘紧闭着,本来就拥挤的房间堆满了衣服半开的烟盒和散落的酒瓶,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烟草味和酒味。在一堆杂物中一个192的男孩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上。岳岳找来工具打开房门是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卜凡,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以为一天到晚过着人模狗样的生活,就能改变结局吗!”操碎了心的岳岳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全坤音的人都知道卜凡和木子洋以前是恋人的关系,而木子洋突然的消失,让旁观者无言以对,却也让一个大男人颓废到不顾后果。

岳岳有失望,但更多的是同情和理解。

卜凡慢慢抬起头,房间里只有一缕微弱的光,岳岳看不清他的神情,语气软了下来,“我...我是想来让你吃点东西,你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微光映在卜凡的背上,描画出一圈金色的分割线,把卜凡与这个世界分离开来。房间里陷入沉默,岳岳只看着那圈光晕突然颤动起来,卜凡颤抖的,沙哑的,带着鼻音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沉默,“老岳,我…我该怎么办?他...他不要我了,他离开我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做错了的地方?你说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你说他...他还会回来吗?”

大家都知道两个月前这对原本甜蜜的小情侣突然闹了别扭,但根据以往的经验,不出一个星期就会和好的,大家也就没有多想也没有多问更没有干涉,直到半个月前看到新闻才知道木子洋已经彻底离开了。大家都在议论木子洋与卜凡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在斥责木子洋的突然离开,连岳岳和小灵超在看到新闻之前甚至都没有看出木子洋要离开的苗头来。

岳岳被这一连串的问题搞的手足无措,只好跳过重点,轻声安慰道,“他只是离开这个圈子了,只是出国了,指不准是出去散散心呢,肯定会回来的,你说是吧。”

卜凡把手机递给岳岳,全身止不住地颤抖,这时岳岳才借着微光看清了卜凡的脸。原本肉就不多的脸更加消瘦,惨白惨白的,眼窝深深凹陷进去,眼中已看不出一个少年该有的蓬勃朝气,脸上的泪水还没干,在光下亮晶晶的,散发出一种近乎病态的美,这时岳岳才意识到这个192的男孩,他也不过是一个孩子。

岳岳赶忙接过手机,屏幕上的光幽弱,衬着他略显苍白难受的脸色。

我走了,别放弃梦想,请忘了我吧,勿念。

短短几个字却结束了卜凡的所有念想和希望。

岳岳无法开腔告诉卜凡面对的事实,只压低声音憋住哭腔,

“凡事都不要想的这么绝对,他或许真的只是为了放空一段时间,等他回来看到你因为莫须有的事情成了这个颓废的样子,他会又心疼又想笑的。”

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即使希望渺茫也不愿放弃。

失去一切后该有的贪心。

“哥哥,我们去吃东西吧,我饿了。”卜凡抹了把眼泪,抬起头说道。

“走吧,你想吃啥,哥哥请你!”

“我...我想吃螃蟹。”

气氛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看着卜凡微红的眼眶,岳岳只好假装没有看到刚刚对话框里卜凡话前的感叹号,带着他去狠狠吃了一顿螃蟹。

习惯于不停地做体能,不停地练习,不停地逼自己不去想,不停地逼自己变好。

“我知道你会看着我,我知道你会回来,所以我努力让你看到我,努力让你以我为骄傲。”

即使希望渺茫,甚至没有希望,我也愿意等,我也愿意努力,我也愿意骗自己。只要你没有彻底把我的光带走,我的心绝不会暗下来。

“我不能给你整个世界,但我能把我的世界给你。”

卜凡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年,抓着悬崖上的那一根绳索不停向上爬。认真完成着自己的每一个舞台。

因为他知道,木子洋在看着他,木子洋在他身边。

所以公司告诉他这次演唱会在菏泽时,卜凡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灵魂,终于找回了年少时心脏要跳出胸腔的激情。

他有一种感觉,木子洋就在菏泽,就在等着他。

而让卜凡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真的见到了木子洋,虽然仅仅是在微博上。

#木子洋重回娱乐圈#

他自顾自的傻笑。

“我就知道。”

“你一定会回来的。”

你一定一定不会抛下我不管的。

此时少年的心就像夏天的苏打水,往外冒着甜腻的泡泡。

卜凡笑的眯起眼睛,几乎快看不见屏幕上的字了。

“咣。”

岳明辉刚打算把切好的水果摆在他的小祖宗面前,就被手机掉落的声音吓得不轻。

“凡子,手机掉了等我捡,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他打趣似的说着,卜凡背对着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正纠结着看不清他表情的岳明辉捡起手机随手一翻。

“我跟你讲,这个手机要好好爱护的,再摔坏一个,秦姐说不定把你以前的诺基亚拿来糊弄你了。

欸!洋洋回来了!这人走一下来一下的真是太没有分寸了,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他...”

岳明辉话语一顿。

手上的动作也一顿。

他转过头,背着身子暗暗骂了一句混蛋。

#木子洋重回娱乐圈#

#木子洋公布恋情#

一个字一个字击破着所有的幻想。

再甜的泡泡也会炸裂在阳光下,卜凡刚刚蓄起的热情就被木子洋一把冷水浇灭了,随着泡泡炸裂消逝的,还有他所有的深情。

很快生活恢复正常。

除了第一个晚上他肿起的眼皮和充满血丝的双眼。

那双,曾经满是木子洋的眼睛。

“岳妈妈,那个人,他还是凡哥吗?”

岳明辉最记得,灵超那天看着好像没什么事的卜凡,突然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

凡子,192的大个子,没心没肺。

而当时出现于灵超眼前的卜凡,是一个失了灵魂,瘦的只有皮包骨头的,看着似是无事却徒生孤独的卜凡。

那个晚上,卜凡闭着眼睛,看到了好多好多以前。

他看到了以前他对木子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哥哥现在你是一身黑,我有你的DNA。”

他看到了以前木子洋怕螃蟹,自己就屁颠屁颠去帮他剥螃蟹,虽然嘴上很嫌弃,但是心里甜甜的。

他看到了以前去韩国的时候,喂他吃三明治的木子洋。

他看到了在鬼屋里歇斯底里叫的比鬼还可怕的木子洋。

他看到了带着猫耳朵的发箍和自己一起卖萌的木子洋。

他看到了偷偷跑到公司二楼给他唱亲密爱人的木子洋。

他看到了以前陪他一起从懵懂少年长成人气偶像的木子洋。

他甚至听到了木子洋以前说过

“窗外的暴雨,淋不湿屋内的你,我是暴雨,你还是你。”

可是哥哥,你怎么就不知道一个亲亲和一个飞吻都没有办法表达出我对你的喜欢呢?

我的喜欢,不是用形式就可以表现出来的。从校园到秀场,从秀场到练习室,从练习室到舞台,我的身边都是你啊。

哥哥,我记得每一个你,你却想忘记我。

木子洋带走了卜凡心中的光,割断了卜凡最后的一线生机,让他瞬间掉下悬崖,掉入地狱。

当然,卜凡也被坠入地狱,但那地狱里没有木子洋。

若是偏要加以描述,一个是坠入地狱的天使,一个是坠入地狱的恶魔。

他们相爱。

他们本也不该相爱。

极与极。

岳岳已经不大记得木子洋公布恋情时的微博写了些什么,反倒是记得自己当时激动了好半天声称一定要去找到那个混蛋。

卜凡拦住了他。

后来,卜凡发了一条朋友圈,

“但愿,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北服在招生宣传时负责人瞬间想起了这两个在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的人,便同时对他们发出了邀请。

卜凡看着烫金的邀请函,有些哭笑不得,用烟头都想的出来木子洋也被邀请了,竟有些手足无措,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好歹也是北服之光,总要为母校做些什么,便答应了。

刚来到学校门口时就好巧不巧碰上了木子洋,两人同时愣住了一瞬间,友好一笑,随后迅速恢复正常,陌生。

卜凡戴上耳机,企图逃离开有木子洋的世界。

再次和木子洋一起走进熟悉的校园,再次和木子洋一起走进熟悉的电梯,不同于以往的是两人这次全程无交流,无互动,形同陌路。自顾自地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卜凡心中有一股无名之火,凭什么你就洒脱地离开,留我一个人承受着伤痛,记忆和不甘。凭什么你给了我希望又要毫不留情地把我打下地狱。我就像一个笑话一样,自顾自地等,自顾自地期待,结果你压根就没想过我,还擅自离开我。

以前对你有多少的喜欢,现在就有多少翻了倍的讨厌。

好不容易走完了秀,想着快回公司补一个觉,也不想再见到木子洋了。可突然被助理叫住,“凡子,等一会儿还有学校的采访呢!你忘了啊?”

“哦,好的,谢谢姐姐。”机械地回答着助理的话。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在接受采访时,木子洋就坐在卜凡的对面,主持人似乎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低气压,一直在努力调节气氛。

“子洋,你如果可以控制卜凡的身高,你希望是多少?”

“emmm1米65吧,但是我祝卜凡能越长越高。”

卜凡的思绪瞬间被拉回卜凡凡和李振洋初见的那个下午。

“学长你好,我叫卜凡凡,今年1米65了!”

“你好,我叫李振洋。”

这算什么?

从前的我很爱你,不怕别人窥探,也不怕别人得知,可现在,我只是单纯的讨厌你。

“卜凡,如果你可以带一个人去荒岛,你想带谁啊?”

飘远了的思绪被主持人的提问拉回。

“木子洋...吗?呵呵,不要自作多情了。”

卜凡不敢去看木子洋,低着头小声说了岳岳的名字。

气氛再次被搞的僵硬。

“听说你们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一起走过秀了,上学的时候关系应该很好吧。”主持人拿着手中的提问稿出了些冷汗,再迟钝的人都感受到这两人之间相斥的磁场了。

可是,不是只有同极才会相斥吗?

“不是很熟,那时候我们在学校里基本见不到,只是听说过罢了。后来机缘巧合才在一起走了一场秀。”卜凡迅速否定。

木子洋一直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卜凡凡和李振洋很熟,但卜凡和木子洋不熟。

一场大家期待已久的见面就这么不欢而散了。外界的质疑和嘲笑瞬间淹没了这两个少年,卜凡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溺水的感觉,在木子洋离开的那一年,卜凡几乎已经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离开现场后,木子洋突然叫住了卜凡。

“卜凡...”

“怎么了?哥...洋哥。”脸上挂着完美的微笑,对陌生人的那种完美的微笑,无懈可击。

“祝你以后越来越好...嗯,哥哥走了。”

留下一个不容置疑的背影。

“木子洋,你他妈是个混蛋吧!”

郁闷至极的卜凡当晚就拉着岳岳说是要不醉不归,岳岳也拦不住,只好随着他去了。喝着喝着,卜凡突然开始哭起来,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哭。

“老岳,你说木子洋他是不是个混蛋!”

“是是是,木子洋是混蛋,大混蛋。诶!你别喝了!”

卜凡像是没听到岳岳的制止,自顾自地喝着,自顾自地说着。

“我那么爱他,过年还带他回家了呢!结果你猜怎么着,刚过完年这混蛋就跟我吵架,闹分手...”

声音越来越小。

岳岳看着睡着了还满脸眼泪的弟弟叹了口气,“诶...洋洋都是为了你好啊,两个傻孩子。”

卜凡是被疼醒的,他捂着近乎要炸裂的脑袋,“嘶...昨晚是喝了多少啊?”

人这一生,是要孤独地往前走,对吗?

可是我好难过。

卜凡在与木子洋分开的第五个年头听说了他要结婚的消息,褪去稚气的少年只是笑了笑,说“祝他幸福...”

这个晚上卜凡没哭没闹没自残没自虐,看着窗外的暴雨,只觉得有些难过。

每颗雨滴都散发着孤独的味道,只是这样的孤独再也淋不湿我了。

“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

再后来,卜凡在宣布退出娱乐圈的声明中写道“以前有一个人说我像小朋友,后来经历了许多事情,我才明白,每一个小朋友都会长大,只是长大后,那个教会他成长的人就离开了。”

“其实,每个人都很累吧。”

我不知道后来的你怎么样了,我不知道我该以怎样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到你。

你知道吗?我喜欢一个人,可是我也讨厌一个人。

午光

ooc

第三人称视角

不许你再叫我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中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

——

看着寄到手上的请柬我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没想到我的高中同学,他们竟然结婚了!

高中时,记得班里有两个长的高高帅帅的小伙子,成绩中等,很会打篮球,是前后桌,两个人关系很好,一个叫李振洋,一个叫卜凡凡。

在一次月考换座位之后,我换到了隔着他们一条过道的小组,才渐渐和他们熟络起来。

那个叫卜凡凡的是我们班最高的男孩子,足足有一米九二,那个李振洋也不差,一米八八的个子也足以在人群中闪闪发光了。

卜凡凡坐在李振洋前面,优越的身高让李振洋上课睡觉从不会被发现。

上课时,坐在前面的人往后靠,坐在后面的人往前靠。李振洋的手就自然而然地摸到了卜凡凡脸上,两个人越发得寸进尺,公然在课堂上讲起了悄悄话。这时,老师总会忍无可忍地说:“你们俩给我分开!上课呢!”两个人才悻悻的闭上嘴分开,但没过两分钟他们就又挨在一起了。

下课时,两个人更加放肆,李振洋总会悄悄溜到卜凡凡身后,不轻不重在他屁股上捏一把,卜凡凡当然也不甘示弱,把李振洋推到墙角,也不轻不重的捏回去。

两个人就像是分不开似的。

令我形象最深的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发生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刺眼的阳光不加遮挡地照射着操场,令大家苦不堪言。李振洋蹲在跑道上系鞋带,他身后的男孩子们正在跑一千米的测试,眼看着就要撞上他了,他身边的卜凡凡眼疾手快的就着半蹲的姿势把他抱起来放到一边,卜凡凡凑近李振洋的耳边说了句什么,气的李振洋从地上爬起来追着他打。刚刚一米八八的李振洋缩成一团乖乖的窝在卜凡凡怀里,只剩下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这个炎热的下午和这两个美好的少年是我心里的白月光,真的。

第二件事也发生在下午。走读生中午被强制留在教室里午休。我做了噩梦,突然惊醒,抬头就看到午好温暖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偷偷溜进教室,给我眼前的两个少年镀上一层金边。而这两个少年正嬉笑着,拥抱着。画面如同慢放的电影一般,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婚礼现场,身着一黑一白的西装,两人手拉着手缓缓走向舞台,当时的少年变的越发英俊,两个人的气场完美融合。

“这两个人多配啊!”

高中毕业后的同学聚会上谈起这件事,卜凡凡偷偷告诉我,他那天下午对李振洋说的是,“你真是个小笨蛋,但我啊,就喜欢你这样的小笨蛋。”

后来我知道了他们是青梅竹马。

再后来我与他们上了不同的大学,渐渐淡了交集。

最后我收到了他们送给我的请柬。

最后的最后,我听到李振洋用无比认真的语气对卜凡凡说:“凡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你的榴莲酥到啦!

妖精凡X道士洋

☞速打 一发完

☞沙雕脑洞

☞辣鸡失忆梗

☞抓紧时间过个年!给大家拜个晚年!

——1

“昨天那个小道士怎么还没来呢?我可真是快无聊死了!”卜凡凡看着大门望眼欲穿。

卜凡凡这个活了千年的老妖精,昨天在集市上买榴莲酥的时候看到一个面目清秀的小道士,千年未动的心竟有了一丝涟漪,放了一点妖气,就把人拐回了自己府上。

“你这妖精逃不了了!”

“嘿,你看看现在是谁逃不了了啊。”

看着被层层阵法包围住的卜府,感情这妖刚刚是玩扮猪吃老虎呢!对方的实力可是难以估测。

虽然心里很虚,但你大洋哥其实不能输。“我乃堂堂顶天阁弟子,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那你慢慢来哦。”卜凡凡充满玩味地挑了挑眉。

半晌后,木子洋把自己的随身法器一丢,躺在地上就开始耍赖。

“不来了不来了!太累了!你这存心玩儿我呢!过分!”

这阵法虽强,但都只是堪堪从他身边擦去,未伤他分毫,不过长时间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还是让你大洋哥屈服了。真香!

“没想到你这么弱哦!哈哈哈,就你这样的还想收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等着!我早晚收了你!”

卜凡凡的激将法似乎有些高效。“那我等着你来哦!”

“在下木子洋,明天见!”

“卜凡凡等你啊!”

明天见不就是世界上最甜的情话吗?

“凡凡!我来啦!”木子洋兴奋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卜凡凡大手一挥,门就开了。“哼,来的这么晚,我得给你点脸色瞧瞧。”

“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木子洋似乎很兴奋的样子。

“不猜,不想猜。”

“嘁,真没意思。”

忽然,一大袋榴莲酥出现在了卜凡凡眼前。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木子洋晃了晃神,“你猜呗。”

“那还是算了。”

“我可是在街口排了几个时辰的队帮你买到的呢!你就没啥要跟我说的吗?”

“谢谢您嘞!”

原来他今天来这么晚是为了帮我买榴莲酥。

“凡凡!我给你带了榴莲酥!”

“谢谢洋洋!”

“凡凡!我给你带了榴莲饼!”

“放那儿吧,谢谢!”

渐渐的,卜凡凡发现事态有些不对……

就这么过了快一个月,木子洋坚持不懈地把卜府变成了榴莲府,整条街上的人路过卜府是都要捂着鼻子了。再好吃的东西,它也经不住天天吃啊。

“凡凡凡凡,我给你……”

“滚!”

“呜呜呜,你居然凶我!”

“你麻溜从我府上出去!”

不知道木子洋什么时候破解了阵法,竟然赶也赶不走了。

“你们顶天阁不用修炼的吗?怎么这么闲?”

“啊,我是阁主,爱练不练,谁管得着我。”

这到底是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

所以我决定对他表白,即使他有可能不喜欢我,因为,我再遇不到第二个他。

——2

我是一个道士,一个活了数千年的道士。

我的爱人是一个妖精,一个千年的妖精。

一次外出后,我的爱人就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他被师傅抓走了。

我苦等百年,只为等他回来。

但,他似乎再也回不来了,因为,他失忆了。

我记得他喜欢吃榴莲酥,所以我也喜欢。那天在集市上买榴莲酥的时候,我看到他了,我确信那是他!

他放出一丝妖气,我突然决定逗一逗他。

我收敛住法术,决定扮猪吃老虎,要不说我们是一对儿呢,就连拐走对方的方法都是一样的。

我故意装弱,故意中了他的激将法,这样才有借口每天找他啊!

第二天我给他带了榴莲酥,他的茫然告诉我他真的不记得我了,没事,慢慢来吧。

他居然敢把我拒之门外了,一气之下,我就把卜府的大门给破解了,但我的凡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傲娇呢,真好。

所以我决定对他表白,即使他有可能不喜欢我,因为,我再遇不到第二个他。

——3

“洋洋……”

“凡子……”

“你先说!”

“你先说!”

“要不……一起?”

“行。”

“我爱你。”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以后的路,一起走吧。

dbq  我还是沙雕了🙊过年快乐!